性親害

#真實故事未滿18🈲️


內容令人感到極度不舒服,請勿輕易閱讀。


標題不是錯字,也不是為了逃避系統可能會鎖我帳號之類的,今天要揭露的就是一個血淋淋、天理不容的故事!


——故事開始——


「不行!我是姊姊,你放開我!」

姊姊的衣衫被弟弟扯破,好不容易逃到了門口又被強拉回床上,剛剛只差一步就能打開門求救了!


啪!啪!


兩個巴掌重重的落在姊姊的臉頰,火辣辣的燃燒她吹彈可破的肌膚,嘴角滲出了些血。


「假掰什麼?妳說不定是那個蕩婦在外面跟小狼狗生的野種!」

弟弟將手指伸入她的私處沾了些濕潤,然後抽出來舔了一口。


「哦~好香甜的滋味⋯⋯妳的美真的讓我克制不了這粗壯的衝動⋯⋯妳握好。」

弟弟強制的將姊姊的手放在了他所謂的粗壯上,示意她上下套弄。


「求你不要這樣子,這是亂倫!」

姊姊不斷的哭喊、求饒、掙扎!


弟弟壓制著她不斷的親吻、不斷的舔著她的每一寸白皙,姊姊在他陶醉其中時狠狠咬了他一口手臂!


「啊!妳跟那蕩婦一般賤!妳才不是我姊姊!她也不是我母親!」

弟弟的大掌掐在了她的脖子上,佈滿血絲的雙眼看著漲紅臉的美貌更加的無法控制自己!


他抽出褲頭的皮帶勒住她的頸部,再將她轉身背對自己,然後將堅挺硬闖進她的後庭!


「啊⋯⋯」

然後她的嘴被塞入內褲,再也叫不出聲音,嗯嗯嗯的悶聲,搞得弟弟更加的興奮!


「美人真是哪裡都香!」

弟弟肆意的殘害她,直到她昏了過去才解開了她脖頸上的皮帶。


醫學院出身的他替她做了幾下心肺復甦,然後從藥箱中拿出了氨水刺激她的鼻腔強制將她喚醒。


「姊!放心!妳死不了的,哈哈!」

弟弟看著姊姊臉頰上掛滿淚水和絕望的眼神,還是沒有要放過她的意思。


嘴裡被塞了內褲的她只能不斷的猛搖頭狂掉淚,希望弟弟可以停止這一切,然而事情豈有那麼容易......


弟弟扳開了她的腿,然後埋頭仔細端詳她粉嫩的花苞,接下來要進攻的就是她那未被開發的私密處⋯⋯


「竟然還是處女啊?姊想看看自己的處女膜長什麼樣子嗎?」

弟弟揚起嘴角笑得邪惡。


他無視她猛烈的搖頭,先是拿出束線帶纏緊她的雙手,將她的雙腿分到最開並拱起,然後用自己的腳踩住她的腳背,再以半蹲姿態成功敞開她的雙膝,用食指與中指張大她的內外陰唇,迅速地用相機拍下了一張處女膜特寫的照片。


「看!美嗎?我覺得這是我看過最美的了。」

弟弟得意的看著手上的作品說道。


悶悶的嗚聲以及啜泣聲,根本無法喚醒弟弟的良知,她放棄了,她不再掙扎,絕望地任他糟蹋、蹂躪。


即使姊姊讓他處於像是在姦屍般的死寂狀態他也毫不在乎,因為處女就是能讓他的興奮到達極點。


這回合結束後,他等會兒還想要,所以他還不打算放開她,而是看著床單上那片血漬抽了根菸,等待那傢伙再次硬挺。


弟弟搞到滿意之後將外在的一切證據燒毀,並將她軟禁了好一陣子,直到體內的證據完全乾淨後才釋放她。


——當事人說——


我們是親姊弟,可是因為父母在我們還小時因為某原因而分開,我跟媽媽走,所以我們並沒有一起長大。


弟弟的成長環境中,很多聲音都告訴他母親是跟人跑的,她是個名副其實的蕩婦,會只帶走我就代表我一定不是他們家的種。


長大後我找回了弟弟,他卻被我的美色吸引,於是一開始跟我打好關係,然後計劃了這一切......


他手上握有我裸身的影片、照片......

所以我當初沒有勇敢地去報警。


最後我想說,千萬不要評論作者將這些寫得那麼露骨,因為這是我要求的。


我的心理醫生說,必須勇敢正視問題,甚至試著放大去看待,有助於我療傷,我選擇相信醫生與作者。


當然,每個人個性不同,走出陰霾的方式自然也不同,請聽從自己的醫師指示。


——作者說——


我想與類似經歷的姊妹説,當下請勇敢大義滅親,事後請勇敢活下去,因為錯的不是自己。


既然不是自己的錯,就不用瘋狂的去回憶它來懲罰自己。


也不用強迫自己一定要抹去這個痛死人的記憶,因為有些事情越是想隱藏,它就越痛且越清晰。


堅強、勇敢才是經過蛻變的妳所需要的,必須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活得更好,我會陪妳一起舔舐傷口,讓它再次發作時可以不要那麼痛。

Rwb762Z48sMkLragHjk5jjqAMea2_1590280520377_112fbd8d-6439-40eb-a759-03b024ca4a40.jpg

留言42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