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真的需改進的地方:法律

文章內容擷取自「海奧華預言」第三章


“回到他們的政治體系,他們可沒有什麼'政黨'。一切都完全取決於公正和智慧。長期的管理經驗使他們明白,建立持久的社會秩序,需要兩個不可缺少的,最重要的條件 :公正和嚴明。”


“關於他們的經濟和社會結構,我以後再給你講。現在僅給你講述一下他們的法律系統。比如有一個小偷,被認為有罪,就會在他常用的手的手背上烙一個印。 也就是說,慣用右手的小偷會在他的右手背上留下烙印,他的左手就會被砍掉。這種方式就是在今天的阿拉伯社會中仍實行著。如果他還偷 ,右手也會被砍掉,前額上也會被烙上去不掉的記號。沒有了手,小偷就只能可憐兮兮地乞求家人和路人給予食物和其它東西。”

“因為他的臉表明了他是個小偷,他的生活變得非常困難,以至於他寧願死 去。”

“這樣,對小偷的處罰就成了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為人所見。不用說,當時 的小偷很少。”

“你可以想像得到,謀殺也極少。

嫌疑人會被單獨帶到一間特殊的屋子裡,簾子後面會有一個'思維監測器'那其實是個人,有特殊的心靈感應天賦的人。

由 他來感知這個嫌犯的思想,但他仍需在幾所特殊的大學裡持續不斷地培養和提高這種能力。”

“你也許要反駁說,經過訓練,有可能使人的思想變成一片空白,(而讓你什麼也測不到)。但他(嫌犯)做不到連續六小時都保持這種狀態。再說 ,在他們不經意的時候,會讓這個“被測者”不時地聽到一些事先編好的聲音而 迫使他中斷這種專注狀態。

為客觀和避免偏差,通常有六個人參加這種思維監 測工作,在稍遠的另一棟樓裡,對原告和被告的目擊者也要進行同樣監測,期 間沒有任何語言交流。 第二和第三天各重複一次監測,每次八小時。

“第四天,所有的監測工作者各交給法官一份報告,法官團由三人組成,由他們面試及交叉檢查被告和目擊者,沒有律師和陪審員在場,法官會在他們之前得知 所有的案情細節,為的是能絕對肯定被告是否有罪。”


“為什麼?” “因為處罰是死刑,米歇,恐怖的死刑,兇手將被活生生的扔給鱷魚。比如

強姦,被認為是比兇殺更嚴重的罪行,因此懲罰更加殘酷,強姦犯會被塗上蜂蜜埋在地裡,肩膀以上露在外面,懲罰實施者是緊靠著他的大群螞蟻,有時,犯人10 到12 個小時才會死去。 所以你現在明白了,他們的犯罪率非常低,不需 要監獄。


“ 難道你不認為懲罰太殘酷了嗎?”

“那你可以考慮一下那位 16 歲女兒的媽媽的感受,女兒被強姦殺害,難道她忍受的不是最殘酷的事情嗎? 她並沒有去招惹誰,卻要承受這種打擊。 另一方面,那個罪犯並不是不知道他行為的後果,因此,他受到殘酷的懲罰是合 理的。 可是我剛才也說過,犯罪是幾乎不存在的。

1fMEojy5PZOLF7JSTcudOOCGzrq1_1590281147205_fe0c0e87-855f-4ca7-8cee-08aae5d23953.jpg

留言0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