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

我和妥瑞在小四小五的時候曾相遇但沒有再追蹤。

  剛開始,妥瑞出現在我生命的時候,我不被理解,時常有家人朋友都叫我不要扮鬼臉或是講話不要跳針,甚至被模仿行為。

  我的家人是也無法體會我的感受、甚至醫生也說該做的檢查都做了,可能是電腦用太多不然就是裝病不想上學,這樣的心情真的非常難受,真的。

  就因為被異樣眼光看待,我選擇逃避,開始不與人接觸、找理由不去上學。這樣的我,當然更不能被認同,就連我也討厭這樣的自己變得自暴自棄。

  在求學過程中也有許多人對我伸出手,但我都拒絕,並不是想要閉門練功改善自己的症狀,況且當時的我還不夠成熟,這樣的我讓許多人更不理解了。

  到了大學後有點呢自信心,但是在大學生涯後半的時間了,雖然時間晚了點,心裡的那道鎖時候雖然沒有打開,但隱約感受的到心中那道鎖有些了變化,不是單單因為別人把我的鎖用力猛撞,而是願意去試試看,過去的我不敢在大家面前報告或是宣布事情,現在敢了,過去無法自願爭取幹部,但現在敢了,而現在我也敢剪接影片籌劃內容了。

  過去到現在的改變是因為自己的心勇於敞開,別人才願意走進來,若把心那道門鎖上,別人想進來卻進不來呢。在大學畢業後也不斷的在自修自己多方能力,也遇到許多真心為我好的,願意聽我說話,給我許多意見與見解,我一步步的成長,不只是我願意打開心胸,別人也願意接納我,更願意彼此更加美好,需要更多的磨練與練習充實自己,現在不再是以前的我。


在近幾天發現了我患有"PTSD"(創傷後壓力症候群),這是一種在情境下發生的症狀,會有一種想被女性欺負,像是"扭耳朵""彈額頭"之類的想法,會用拍戲演戲的名義讓女生欺負我霸凌我,在當下充滿了振奮,在我仔細地了解研究後發現我有"創傷後壓力症候群",其實這症狀伴隨我許多年了,在17年才被發現,許多朋友說與病症和平相處吧,在這前提下我有許多食物與服裝穿搭被受限制,像是不能穿著體育服裝,這會讓我想起過去的往事以及想被女性欺負的念頭,並且會很快地就執行,在多次被欺負當中我都被欺負的滿慘的,耳朵甚至被捏出血來,讓我痛上多天,但日復一日重蹈覆轍做一樣愚蠢的事情,既花錢又傷身~~這部分我需要好好改進,走出自己的生命,希望能藉由意志力改變自己的不

同。


天生下來的缺一角,讓人們找尋那失落的一角,人事物都有缺陷,因為缺陷而完美,因為缺陷,讓我們有動力有方向去找尋失落的那一塊,自己的缺點也許自己認為這是缺點,在某些角度上卻是優點,何謂優缺點?也就是在當時情境下對自己適合與否,決定了優缺點的定義。

VP7dcyLiUcZ1rrPFSV6iho7KEm62_1610636410101_2d8d56e2-24a1-4bdd-aad8-5c7f1dbab75b.jpg

留言0則